专注原创三农问题解说--百家号:“三农小视角”

为什么一斤粮食换不来一瓶矿泉水,别总拿粮食价格低说事

2020-06-14

农村多子女家庭,谁对老人更孝顺,是金钱吗?

2020-06-15

现在的蔬菜水果为什么好看却不好吃?

2020-06-16

为啥有贫困户坚持住在自己的危房,不愿入住纯福利性质的搬迁房?

2020-06-17

一个二十多年老乡镇的认识:农民为什么穷,怎样改变这种状况?

2020-06-18

经济学教授说农民“愚昧懒惰”,到底谁在说谎?

2020-06-19

高考冒名顶替毁灭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前途,而是对最公平制度的践踏

2020-06-20

一面是种地赔钱土地搁荒,一面却漫天要价,为何冰火两重天?

2020-06-22

高考冒名顶替案:比《西游记》更精彩的真假美猴王

2020-06-22

一个二十多年的老乡镇对合村并居的看法

2020-06-23

一只鸡可以长出八支翅膀六条腿?这样的鸡翅鸡腿你还敢吃吗?

2020-04-03

国家清明节,因为有你山河无恙!一起缅怀,为逝去的烈士和同胞!

2020-04-04

钟南山1200元挂号费太高?玉玺不是用来开收据的印章

2020-04-05

我不会囤粮,因为我相信祖国,相信大国粮仓

2020-04-06

为什么许多贫困户的收入一栏除了低保等政策性外,其它全部为零?

2020-04-07

不要再纠结提前11分钟报警火车仍然侧翻,我们需要更多的110专线

2020-04-02

农民没有退休金,如果城里人也没有退休金生活会是什么样子?

2020-03-23

村干部的工资远低于农民工,为什么他们的生活比许多农民好?

2020-03-25

以往所有质疑、批评、抹黑的声音,在这场疫情过后应该住嘴了

2020-03-27

疫情让部分国家限制粮食出口,如果粮荒真的来了对我们未必是坏事

2020-03-30

你还记得小时候“忙假”的情景吗?说出来大家分享一下

2020-03-16

疫情期间农村的志愿者有没有补助,应不应该得到补助?

2020-03-21

一斤粮食换不来一瓶矿泉水,农业的利润去哪里了?

2020-03-07

如果亩产万斤粮是钱学森说出来的,你还会质疑吗?

2020-03-09

如果要达到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,农民人均需要多少耕地?

2020-03-12

小岗村第一个搞“包产到户”,为什么现在没有富起来?

2020-03-14

村民举报邻居获通报表扬和现金奖励,警惕别让好事变成坏事

2020-02-24

农村那些德高望重的人为什么很少当选为支书主任?

2020-02-26

是谁害死了八十六岁的郭老太太?

2020-02-29

开春了,农民朋友开始了新一年的耕作

2020-03-01

天津拾荒老人被打:先不要扬起道德和正义的鞭子

2020-03-01

河南贫困户女儿没钱买手机上网课自杀:可怜又可悲

2020-03-05

古代土地兼并都是强买强卖巧取豪夺?错了,农民都是自觉自愿

2020-03-05

新冠肺炎世界蔓延,那些当初落井下石之人是否值得我们精准扶贫?

2020-03-05

疫情日记:乡镇干部就是一头多功能的牲口

2020-02-18

疫情日记:应该给这些英雄们建一座纪念碑,地址就在华南海鲜市场

2020-02-19

疫情日记:战“疫”还远没结束,现在树典型唱颂歌是否早了点?

2020-02-20

一家三口打麻将被扇耳光,仅凭三十几秒的视频说曲直太不公平

2020-02-21

乡镇民政工作纪实:我的服务对象(1)

2020-02-22

疫情日记:火堆旁的情人节,仍然冷得瑟瑟发抖

2020-02-14

疫情日记:有些奉献真的不能提倡

2020-02-15

疫情日记:野味真的好吃吗?真的能“滋补”吗?真的未必

2020-02-16

疫情日记:有这样的父亲,有这样的志气,孩子,成功离你真的不远

2020-02-17

如果雪地里执勤的是你的父母,你的亲人,你还忍心添乱吗?

2020-02-07

马云捐了11亿,农民的他只捐了一百元,谁更让我们感动?

2020-02-07

农村村官怎么选,古代圣贤早就说过了,一起来看看

2020-02-08

一则“地委书记自扇耳光”的旧闻,何以引发如此大的振动?

2020-02-10

如果疫情迟迟不能结束,农村还能坚持多久?还必须坚持多久?

2020-02-12

一次性口罩一元一只,农民即使能够接受,法律不能接受

2020-02-13

惶恐?坚挺?我们如何看待湖北一天新增一万四千八

2020-02-13